久違了的酒,賭與煙

 

平安夜,聚餐回到宿舍,停了車。

走著走著,遇到幾位大四老友。

聊著聊著,手中就提著幾支青島。

喝著喝著,手上的紙牌一張又一張放下。

閒著閒著,又不經意的口中叼了根煙。

這些生活我忘了多久?

 

這一夜我要放縱,我要找回我失去已久的感覺.!

 

 

2003/12/25

早上11:30

異想  

 

不平凡的相遇

 

 

 

平安夜的這一天,一切看是那麼的平凡,但其實一點都不平凡。晚上,我們幾位看似遙遠但其實又很近的網友聚在一起吃飯聊天。緣份的東西很怪,我們從不認識一直到認識。我們見面時卻沒有那陌生人的感覺,看乎,這些人應該都不是我身邊的過客。

 

這一晚,我們只是吃著那普普通通的簡餐,聊的也是那再平凡不過的課題,但就是很奇怪的,大家似乎都很安逸,完完全全不用帶著面具,有說有笑。短短的幾小時,我們好像一起繞了世界一圈,話題天南地北,什麼不愉快的事,我想我都忘了,我也都不再去想了。

 

 

 

陌生的你我,因為大紅花而相遇。

 

透過文字把你我的心都拉近了。

 

文字中的含意看似虛幻但卻也是最真實。

幾日來的寒暄問暖。

 

陌生的感覺慢慢的消失。

 

慢慢的!慢慢的!我們成了朋友。

 

 

 

2003/12/25  18:30

異想  

 

2003冬至一日記

 

一早起來,就發現今天的天氣好好的。而且精神也是很好,因為不小心睡過頭,結果沒去上課了。其實是我有點不舒服,所以早上就不去上課了。

 

中午時間,突來來了一個簡訊,原來是我那三姐送給我的冬至祝福。

過了一陣,又來了一個簡訊,這個是和我同樣在國外沒回家的二姐寄來的,內容也是祝我冬至快樂!

 

原來以前的這一天是我們一家人團聚一起吃湯圓的日子,只是好幾年沒有這樣渡過了。因為工作的工作,出國的出國。我想這就是回憶吧!

 

時間就這麼的來到了晚上,又是上班的一天。心中總是帶有那麼一點點的空洞,於時撥了通電話回家。母親一接到電話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就奇怪為何你還沒打電話回家。原來每逄佳節,撥通電話回家已成了我的習慣,而在家等我的電話及問安也成了家人的習慣。這時又勾起了許多的童年回憶。

 

通完電話後,又是忙一些鎖碎的工作,也不知過了許久,抬頭一看,已經十點多了,下班去吧!走出辦公司,冷冷的風吹了過來,我突然想到今天還有什麼事沒做到,那就是我還沒吃湯圓。於是我騎著我的車子到超市去買了幾包湯圓,想到室友們應該也是才下班,於是我赶快回去,煮個美味的湯圓大以解的們幾個大馬人的鄉愁。

 

最後還是有吃到湯圓!可以安心睡了。

2004/12/22 晚上 11:59

 

開心火鍋會

 

今天本是沒什麼大事的一天.
一如往常的星期六一般,一早起床赶到學校幫忙錄影(都是些專題演講).
今天的演講者一講就忘了時間,結果一談就到中午1點了.

怱怱的,我飯都沒吃(待會會有好料吃了),就又赶到推廣組去處理些雜務.
大概是對著電腦太多了,我心中一直很有股

悶悶的氣,就是想要好好的去放鬆一下.
而我很期待著時間快點過,因為我待會要去吃大餐了.
有什麼好吃的呢?我們煮的有酸辣湯鍋,清鍋,還有一個重點的是 ”摩摩喳喳”.

其實今天的們一群人聚在一起是要討論有關同學會的一些事務,但公事中不忘來些娛樂.
我們六人在這場火鍋會,吃的是美食,但聊的卻是正事.
最後大家還是無法解決掉所有的食物,幸好,最晚到的人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因為他就是我們的頭頭,她的出現使得我們不會覺得食物是太多的,呵呵!

真的很開心的一天,好久好久沒有再和大家一起煮火鍋了.
真高興認識你們一班人,雖然我們時時遇到一些問題及那人的冷言冷語,但我知道的我們的熱誠總會化解掉一切的.我們已經”有難同當”了,接下來只等著”有福同享”

有時真的要好好的和朋友們聚一聚,別老是因為一些事忙而錯過了許多美好事物.

 

關心大馬座談會有感

 

白小簡介

白小這二個字相信許多人都略有聽過,但許多時候我們只聽其名,不知其事.白小的全稱名為"白沙羅國民型華文小學",英文為"S.R.J.K.C. DAMANSARA".白小位在雪蘭莪州八打靈再也的白沙羅鎮.這間擁有70年歷史的華小,是新村居民一手籌建起來的,到2000年時,該校人數己達一千四百多人.

2001年1月2日白小原校被無理的上鎖,至今已進入了一千又七十幾天了,但他依然上鎖著.現在所白小保留原校工委會所打著的口號是"保留原校,爭取分校".分校目前已經爭取到了,但原校還是空在那,無法使用.因此希望大家能伸出您關心之手,一起為白小加油吧!

對於白小事件的來龍去?,我想在這我也不多談了,請大家到大紅花的國度里的"白小家屋“去了解吧!其中"白小事件答客問“一文中就有對此事件做了一定的解釋及分析.當然也可以隨便看看我們旅台人以前所做過的一些動作.

 

關心大馬座談會–從白小看大馬

馬來西亞旅台同學會及台大大馬旅台同學會在11月23日及24日假台灣大學舉辨了「白小紀實影片觀賞」及「關心大馬座談會」。活動的宗旨是希望旅台大專生能透過白小事件而對國家時勢及動態有進一步的掌握,藉此激起旅台生對社會及國家的了解及關心。

身為此一活動的提議及負責人,我當然是盡力的為大家帶來相關的資訊,而恰巧的這段時間就剛好有幾位大馬朋友到台灣來參加研習營,也借此一機會我們有幸邀請了三位朋友來和旅台生做個交流及分享彼此所學,他們分別是白小保校工委會的執行秘書壯白綺、白小老師賴國雄以及馬來西亞學運的國際事務秘書張秀玲。

而此次我們所討論的內容包括了認識白小事件及學運,并了解社區運動在一個國家的重要性.此次的座談會吸引了超過40位大馬旅台學生的參與,而這些學生主要有來自北大、台大、政大、師大及輔大等學校。同學們也針對了白小事件的發展及學運的運作出了一些疑問及看法,當然其中最讓學生關心的是白小原校能否重開,還有就是在馬大專生如何在大專法令下限制下繼續其活動。

最後 , 我們旅台生雖然身在國外就學,而無法與白沙羅小共同進退,但我們還是相信只要堅持到底,就是勝利。而這也就是白小的保校精神.希望我們旅台生在爭取臺灣大專文憑受我國政府承認上,也能抱著"堅持到底,就是勝利"的決心!讓我們一起來為我們的未來加油吧!

 

富豪
2003/12/03

 

偶爾

 

偶爾想要大家一條心
偶爾想要他人一個讚

偶爾想要朋友一大群
偶爾想要家人一起聚

偶爾想要同事一同幹
偶爾想要知己一夜談

偶爾想要情人一路來

偶爾想要自己一個人

偶爾想要豪哥一定行

偶爾想要…
    結果都只是偶爾

------------------------

有時真的想要去做些事情,但因為錯過了那一刻偶爾

結果什麼都沒做,最後還只是想要而己!

 

曾經的時間

 

曾經有那麼的一刻
   告訴自己一定要去把握

曾經有一段時間
  總是在做著沒有目的事

  曾經有過一個日子
    自己總會去想起

曾經有過一個小時
    腦中總是出現那片片段影

曾經有過那麼一分鐘
    我心中出現了累字

曾經出現的那一秒鐘
    我想是我最快樂的回憶

 

異想自述

 

一個姓李的小子,天天自以為是富豪.


富豪…富豪…每次听到人家叫我時,心中就有一股的自豪!為何?因為我就是富豪,多少人為了當個"富豪"而去努力抑或是去做些非法事件.而我什麼都不用做就是個富豪了.


為何我會那麼自豪?因為我有一個健全的家,我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我有一群可以起分享的朋友,現在更有一群文字之友.因此我覺得自己是個幸福的人.


在1981年9月的某一日,我媽花了好一番力才把我赶出她那溫暖的宮殿.會花一番力是因為我個頭不小.就這樣20日的那天就是我第一眼看到這花花世界.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從小孩子的頭頭,渡過了那美好回憶的童年;再走向青澀的少年期,這段時間是我最回憶最深的日子,因為有太多太多的生活點滴,好比如一群人去飆車,去迪斯哥,去談判,去爬山,去露營,去遊泳等,再加上幾乎每晚都到mamak檔去喝茶打屁等!生活可是多采多姿.


中學畢業後我就到新加坡打工了,領著一個月一千多元的新幣,就這樣的把錢存下了.當然,我是個好動的小子,有時週未沒加班我就帶頭約了朋友一起到處去走,走過地方有白沙浮、克朗碼頭、聖陶沙、魚尾獅公園、牛車水、東海岸公園等地.


2000年9月8日就是我第一次搭著那宣稱人類高科技所生產出來的會飛的鐵鳥.於是就這樣我開始了我的大學生活.我的大學是所以台灣首都為台的大學,稱為台北大學 (NATIONAL TAIPEI UNIVERSITY ).這所大學雖以首都為名,但卻實實在在的打破了我對大學的夢,這里沒有操場、遊泳池、漂亮的校園,當然也沒有那學生坐在草原或樹下看書的生活!我的大學啊!結果后來打工及搞社團變成了我大學的主要活動了.


筆於 2003-12-02



富豪的國度 : http://my.hibiscusrealm.net/FuHaw


我的電郵 : fuhaw@ms91.url.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