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嘲Y.A.B.即將禿頭 _李富豪幽默戰大臣

 


行動黨東甲區州議席候選人李富豪,到處告訴選民,他爸爸李長江叫Y.B.,自己卻叫Y.A.B.,難道李富豪被大選衝昏了腦袋?朝思暮想當上Yang Amat Berhormat?

非也,其實李富豪的父親李長江曾經于1978年及1986年大選,分別代表行動黨攻打實廊州議席及禮讓國會議席,皆飲恨沙場,惟選民仍稱呼他為Y.B.。

但此Y.B.並彼Y.B.,而是諷刺李長江即將脫光的頭髮,意思為Yang Botak,而不是人民代議士的尊稱Yang Berhormat。

禿頭爸爸是Y.B.

而行動黨柔州社青團去年6月召開會議時,大家有意推薦李富豪參選,社青團秘書陳泓賓向李富豪說恭喜,祝福他即將有機會當上Y.B.。

和父親一樣長有一副禿頭相的李富豪則回應說,“我爸爸才是YB,自己只是Y.A.B.(Yang Akan Botak,意指“即將禿頭”)”,叫大家笑脫大牙。

按照禮儀,國會議員和州議員,都尊稱為Y.B.,意思是“尊貴的”,而更高一級的Y.A.B.,則只有適用于正副首相、州務大臣和首席部長。

未提名競選前,不少東甲選民會以開玩笑的口氣稱呼他一聲Y.B.,他幽默回應說“我爸爸叫YB,我是YAB!”就這樣,這句話已成了他自我宣傳的用詞。

當年李長江攻打禮讓國會議席,挑戰現任柔州大臣拿督阿都干尼,當時李長江只獲得三分一票數。

李長江坦言,1978年及1986年因無人挑戰國陣候選人,為了不讓國陣輕易獲勝,自己被濫竽充數被硬推上陣。

父親望子成代議士
從小灌輸政治知識

名副其實的“長江”后浪推前浪!

李長江雖然未能戰勝當選人民代議士,一直以來都不斷灌輸李富豪政治知識,希望他有朝一日能為民服務。

“兒子今屆大選有幸代黨出陣,我無論在財力及人力給予最大的支持。”

他指出,對方陣營常強調兒子非東甲人,雖然他居住在武吉甘蜜,但本身在東甲做收購膠水生意長達20多年,兒子的成長過程離不開東甲。”

他說,兒子最近的拉票活動,本身皆有出席,希望能讓他獲得人民的委託,成為服務良好的優秀州議員。

報導:劉俊堅 (中國報)

 

[新聞]住家中紅漆彈‧租戶欠阿窿屋主遭殃

 

住家中紅漆彈‧租戶欠阿窿屋主遭殃

(雪蘭莪‧巴生)房間租戶疑欠下大耳窿逃走,卻波及屋主住家慘遭拋漆彈,令屋主深感無奈,促債主勿再上門騷擾無辜者。

一名來自班達馬蘭新村1區的屋主葉寶來(77歲)表示,他是於10年前,將屋子的其中一間房租給一位現年30餘歲,名為“阿強”(汽車技工)的男子。

他說,這些年來,他和同住在一屋簷下的15名家屬,包括其兒子、女兒、女婿及外孫等,都沒有發現阿強有任何問題;直至近一、兩年,才有人找上門,要阿強還錢。

“可是,阿強在5月就已經悄悄搬走了,至今下落不明,不知所蹤。”

希望債主勿騷擾無辜者

他今日(週五,20日)前往行動黨班達馬蘭州議員服務中心投訴時指出,雖然阿強已逃走,但是於6月17日凌晨1時至3時許,他的雙層樓房屋竟遭人拋紅漆彈,而且更波及兩輛停泊在院子的轎車。

他表示,他和家人近來未曾與人結仇,他懷疑這很可能是大耳窿的所為。為了自身安全,他已於案發同一天的中午2時許,到警局報案。

他說,既然阿強已離開,希望債主們不要再來騷擾他、其家人和其他房間租戶,以免造成不便。

他也懇請阿強能夠向債主說明一切,或者出面解決問題,不要拖泥帶水,連累其他人。

李富豪促欠債人自行解決

班達馬蘭州議員服務中心協調主任李富豪表示,債主不應騷擾不關事的人,若阿強欠錢,就找欠債人解決問題。

“倘若阿強真的涉及大耳窿問題,應該自行解決,不要影響屋主和家人。”

他也呼吁,在經濟不景的情況下,大家應好好規劃自己的財務,以免惹上非法借貸問題,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出席者包括行動黨班達馬蘭州議員服務中心主任鄭文福。

星洲日報‧2008.06.20

 

[我要講]回答鄭丁賢‧你不明白的事

 

今天看了鄭丁賢在2008-07-9星洲日報的夜雨晨風中的一篇文章,文中他提到目前大馬人的心理總有一連串的問題,而他也提出有關的選擇問題,問題中包括了人體科學,法律知識及人類行為等,但是對於筆者而言,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那會知道那麼多,所以我放棄選擇題的方式,而改用了問答題的方式作答.

1. DNA的有效期多久?
老師沒有教!而我也沒有去學.

2. 為什麼要新的DNA?
要dna來做什麼,有分新和舊的嗎?我想只是要多"插"當事人一下,才爽.

3. 法定宣誓書有什麼作用?
不就是開記者會來用囉.(是不是這樣律事才有收入?)

4. 發表法定宣誓書的後果
人應該會出名一點,媒體有新聞出,同時發表的人有機會出國吧!

5. 大馬最高風險的行業
學生,因為考不好試就不能畢業,關心政治,又有大專法令.很累.

6. 為什麼提前逮捕安華?
要不然人家怎樣知道警察有做事.

7. 大塞車是什麼原因?
由於警力大增,為了增加更多警察的加班及津貼,以避免更多的rasuah.

8. 大塞車時,駕車人在想什麼?
有機會也要當交警,反正你們塞你們的,我聊我的.

9. 觀看安華和沙比里辯論時的感想
大家都在做秀,是不是有個新單元?

10. 看完沙比里和安華辯論之後的感想
油價還是一樣,沒有變化.百物還是高漲,股票還是大跌.

11. 孩子問什麼是“雞姦”,應該由誰解答?
主流媒體,因為這個字眼是他們放在頭條的.真的不知道多少人看過雞交配?

12. 孩子問什麼是“雞姦”,顯示
他沒有看過雞交配,有機會帶孩子到kampung走走.同時證明他有看報紙或關心政治.

以上就是我看到這十二道問題後最直接的回應,因為我討厭選擇題,很多的答案都模稜兩可,都不知要選那個.

有關的鄭丁賢原文,可以參考本論壇的文章:
http://forum.blogkaki.net/viewthread.php?tid=18053&extra=page%3D1

 

[我有話說]沒有道理的警察路障

 

這幾天我想在吉隆坡地帶最熱的話題不是安華被逮捕了,國會又有什麼新聞及定案或是汽油及物價高漲的問題.目前,最熱的課題是警察有沒有再設路障.

我就在這舉一個我自己遇到的警察設路障現場報導.星期日(12號)一早,由於昨晚接到家人來電,說發生了一些突發事件,要赶到檳城去,故我一早起來準備好了就要赶到pudu車站去載人.匆匆忙忙的我駕著車就從巴生往吉隆坡的方向開去,當我快到聯邦大道的第一個收費站時,就發覺今天的車子特別多,并且出現大塞車的情況,而且當時要掉頭回轉也晚了,於事我就忍心的在車龍里等待,我在想是不是前方有意外發生,因為當時我還沒有看到更前方有警察設路障.結果一段原來只要二分鐘就可以經過的路,卻塞了整十五分鐘才勉強過了相關地段.

當時,我看到在那里大約有三輛警車以上,而警員則有整十位,那些警察只是在那里走來走去或著是三三兩兩的在路上或是涼點的樹下聊著天,完全不理路上的塞車情況.每當有車子經過時,值勤的警員看也不看,只是顧著在那揮手叫車子赶快走.過了第一個toll,一路上沒有什麼車子,很是順暢,我以為可以按時到達目的地.人家說"柳暗花明又一村",在這里則是"路順警撐又一關".過了最後一個toll後,在要進入吉隆坡的邊界(有個歡迎的牌樓那里),又開始出現大堵車的情形,那短短的三分鐘車程,又花掉了我整二十分鐘的時間.聯邦大道隨隨便便都是三線道,關了中間一條,開放二條,再由二組人員左右查檢,不就可以加快速度了嗎?所以我在想,他們的目的根本就是希望癱瘓整個吉隆坡的交通系統.

過後的二天,我人都在檳城,所以對首都的情況不是很了解,星期二回到後,才知道這幾天首都好像面臨恐怖份子的入侵,全面宣佈封鎖道路,這是朋友告訴我的感覺.而國會更像是有外星人的到來,全面查檢,真的是夠了,我國是不是因為近來招攬了太多的新警員,沒有地方安排,所以就爽爽來個路檢,大家有事做,有加班津貼拿?

以下是針對這幾天警察設路障要阻止內政部號稱的非法大集會而提出的疑問:

1.這些警察這幾天主要是在進行怎樣型式的路檢(我看到的只是為了封路而封)?
2.即然有那麼多警察在那里,為何不開放多一條通道讓車子可以經過,而非把三條或是四條路變成一條,而其他多的警員則在那聊天?
3.警察總部派出那麼龐大數目的警察來設路障顧路,這些顧了一天累了的警察又怎樣去維護人民的治安呢?
4.內政部及警察總部口口聲聲說有大型的非法集會的情報,這個決定是由誰來判定的?
5.首相說是因為在野黨發起的大集會造成大塞車,試問如果當天沒有警察的封路設障,進入隆市真的會出現大塞車嗎?
6.警察是由納稅人的錢所支付薪水的,結果為了要設路障,調派了更多的警員出來加班及巡邏,而這些增加的津貼則由人民給負擔了嗎?

無論如何,我本身都不贊成警方以懷疑有集會的理由來設路障,因為其所提出的可能性太低,而且為了一部份可能發生的情形,而動用了比那些可能出現的人還多的警力來癱瘓整個吉隆坡的陸路交通系統,這樣的理由也太沒有道理了.我合理的懷疑這完全是個有政治動機的舉動,同時這也證明了國陣政府濫用執政黨的權利來下令給各執法單位.


聯邦大道大塞車的情形

註: 本文所有的照片都來自"星洲日報"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