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再見又是一個煙霧彈

 




這幾個星期以來,不管是網路媒體或是主流媒體都大肆報導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所發表的「華人寄居論」,從而塑造出了一個以族群”英雄”.由始至終,阿末依斯邁都強調他是在陳述事實,並聲明他所說的都是有所根據.所以時到今日,雖然巫統凍結了他所有的黨職,他還是不肯為他所發表的言論去認錯.

當大家都在批評著「華人寄居論」時,筆者就想起了去年七月所發生那一首音樂短片《我愛我的國家 Negarakuku》的事件.在當時很多的巫統領袖乃至於國陣華基政黨的領導都站出來說其歌詞含有影射我國警察貪污、公務員工作怠慢、種族政治等社會現象,且含有羞辱回教的意思.而且,當時文化部副部長黃錦鴻還表示將指示調查有關的歌曲是否有辱國譽,並準備採取法律行動對付該作者。

如果我們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來看時,不難發現其中竟有異曲同工之妙.「饒舌改編國歌」事件所帶出來的是一個華裔看巫裔的想法,而另一個則是以一個巫裔看華裔在大馬的地位,相同點都是被抄做成種族歧視或是羞辱某一種族;第二是這兩起事件的當事人都堅持自己只是在陳述事實,而且都是有所根據,只是讀者或政治人物自己想太多,所以堅持不在壓力下做出道歉;第三則是這兩件事都有所謂的代道歉的人物,「饒舌改編國歌」由桃色醜聞的馬華領袖蔡細歷出面,而「華人寄居論」則是由炸屍案醜聞的巫統領袖納吉出面道歉.

對於以上的一些巧合,其實還不讓筆者覺得訝異,最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兩件事件發生的背景及其昇級到族群的隔空交戰的過程.「饒舌改編國歌」被抄作時剛好正是巴生港口46憶鬧得最火熱的時刻;而「華人寄居論」的時機則是安華肛交及蒙古女郎證人消失等事件在上演著.其中兩個事件又都那麼剛好發生在總稽查司報告的期間,而其中揭發中央政府部門與州政府存在種種弊端,如貪污、浪費公款、財務管理不當、不完整和過時數據報告,以及執法不力等問題都被這兩件事給蓋過了.

由此可見,這會不會又是一個特大的煙霧彈?旨在轉移人民的視線,以便其中安華的916變天、肛交案,還有炸屁案及總稽查司報告指出的幣端都隨著這一場大煙霧而給降溫?另外最擔心的是「英雄論」會否開始在馬來西亞萌芽,因為媒體及政治人物對這兩件事的抄作已經造就了二個受部份族群所認同的「英雄」,而另外還會不會有另一種「英雄」的出現呢?

------------------------

以下為投稿後所刊登出來的新聞稿.


又是一個煙霧彈?
2008年9月19日

作者 - 李富豪


陣子,不管是網路媒體或是主流媒體都大事報導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所發表的「華人寄居論」,從而塑造出一名族群「英雄」。由始至終,阿末都強調是
在陳述事實,並聲明他所說的都是有所根據;所以時到今日,雖然巫統凍結了他所有的黨職,他還是不肯為他所發表的言論道歉。

當大家都在批評
「寄居論」時,筆者想起去年7月所發生那一首音樂短片《我愛我的國家
Negarakuku》的事件。在當時很多的巫統領袖乃至國陣華基政黨的領導都站出來說其歌詞含有影射我國警察貪污、公務員工作怠慢、種族政治等社會現
象,且含有羞辱回教的意思。當時文化部副部長黃錦鴻還表示,將指示調查有關歌曲是否有辱國譽,並準備採取法律行動。(這里的人名不見了)

若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來看時,不難發現其中竟有異曲同工之妙。「饒舌改編國歌」事件所帶出來的是,一個華裔看巫裔的想法,而另一個則以一個巫裔看華
裔,相同點都是被炒作成種族歧視;第二是這兩起事件的當事人都堅持自己只是在陳述事實,且有所根據,只是讀者或政治人物想太多,所以堅持不在壓力下做出道
歉。(這里不見了)

對於以上的一些巧合,其實還不讓筆者覺得訝異,最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兩件事件發生的背景,以及其昇級到族群隔空交戰的過程。

「饒舌改編國歌」被炒作時剛好正是巴生港口46億弊端鬧得最火熱的時刻;而「華人寄居論」的時機則是安華雞姦案及蒙古女郎證人消失等事件在上演著。
其中二事件又都那麼剛好發生在總稽查司報告的期間,而其中揭發中央政府部門與州政府存在種種弊端,如貪污、浪費公款、財務管理不當、不完整和過時數據報
告,以及執法不力等問題都被這兩件事給蓋過了。

也許這是巧合,但它卻無形中變成了一個特大的煙霧彈。(這里修正了)

此文登於: 東方日報 (東方名家)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press.php?TASK=news&TYPE=FAM&NEWS=24F60Pf607eE8Obb0ncb9V9U1pSe99pK

 

[新聞]推介“紅色愛國手環”并綁上黃絲帶作為“無聲抗議”

 

(雪蘭莪‧巴生)行動黨巴生萬津路支部主席陳榮民,週六(12日)召集班達馬蘭民聯各支部及黨員,聲援於週五(11日)在內安法令下被扣留的3人,並同時推介“紅色愛國手環”,號召全國人民購買及在交通工具綁黃絲帶。

陳榮民說要求政府廢除內安法令,盡速釋放在此法令下被扣留的所有人士。(本報高級記者陳雲清,已在12日下午獲釋)

3族和諧不應用內安令

他說,國陣政府不應以內安法令對付政治人物和記者,有關法令是政府在60年代對付共產黨,然而如今是三大種族和諧共處的社會,不該再使用此法令對付人民。

因此,他表示,希望政府能即刻釋放在內安法令下被逮捕的人士,他們有者是人民代議士,有者只是社會工作者,根本不可能對國家帶來危險。

另一方面,班達馬蘭行動黨也在會上推介“紅色愛國手環”,並呼吁全國人民響應,也同時在交通工具上綁黃絲帶,作為“無聲抗議”。

有意購買“紅色愛國手環”的公眾,可到全國各地的民聯成員黨支部購買,售價是兩個1令吉。

出席者包括巴生市議員鄭文福與西華杜來、行動黨班達馬蘭服務中心協調主任李富豪、巴生回教黨區部主席哈芝依斯邁、巴生公正黨區部主席蘇海米等。

星洲日報:雪隆版 (2008-09-14)

—————————————

富豪按:

“紅色愛國手環”上印有" I LOVE MY" 及 " MALAYSIA TANAH AIRKU",用於表示,"我愛馬來西亞,這是我們的國土".
紅色則是代表我們不分種族,不分信仰,不管你我什麼膚色,大家流著的都是紅色的血,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大家團結一致,沒有種族是寄居的,讓我們一起為馬來西亞而努力.
因為愛我的國家,讓我一起來要求政府廢除惡法,還大馬一個自由平等的社會.

 

[資訊]黄丝带运动的含义及来历

 


黄丝带的含义

黄丝带目前已经成为了亲人离散后的求助标志。黄丝带——黄是一种安全的祝福,黄丝带代表的则是「平安归来」。

黄丝带的含义:哀悼、思念、祈福、希望、盼望亲人平安。

黄丝带的来历

1971年10月14日《纽约邮报》刊登了一篇小说:长途车上坐着一位沉默不语的男子,在同车的年轻游客的盘问下终于开了口。原来他刚从监狱出来,释放前
曾写信给妻子:如果她已另有归宿,他也不责怪她;如果她还爱着他,愿意他回去,就在镇口的老橡树上系一根黄丝带;如果没有黄丝带,他就会随车而去,永远不
会去打扰她……汽车快到目的地了,远远望去,镇口的老橡树上挂了几十上百条黄丝带,车上的乘客都欢呼起来。
这个动人的故事被作成了歌曲,伴着歌声这个故事也传遍了全世界。黄丝带也成了美国“欢迎被囚禁的人重获自由”的标志。

黄丝带的歌曲

歌曲名称“ Tie a yellow ribbon around the ole oak tree ”,歌曲翻译成简体字 :
“我就要回家了,我已经服完刑期。现在我必须知道我还拥有什么。如果你收到我的信,信上写着我即将自由。如果你还要我!那么你将知道怎么办,请在老橡树上
系一条黄丝带。已经三年了,
你还要我吗?如果我没有看到老橡树上系着一条黄丝带,我会留在公共汽车上,忘了我俩的过去,把过错归咎于我。司机先生,请帮我看看,因为我无法承受我所可
能看到的一切。我的心灵仍在监牢之中,而我所爱的她握着开启牢门的钥匙。我写信并告诉她,我所需要的只是一条简单的黄丝带来释放我。现在这整辆公共汽车都
在欢呼,我无法相信我的眼睛,我看到有一条黄丝带系在老橡树上。我就要回家了。”

这首在全球广为传唱的英文歌曲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刑满归家人员身上的动人故事,由此,黄丝带成为了呼唤回归的一种象征。

这是美国人先发明的,
它不但是一个经典的老故事,还有了一首永远的歌曲,从那时一直到现在,不但美洲本土,连夏威夷,关岛,萨摩亚等美属岛国也都行风俗,即在公路边,村口,草
丛,树木上全挂满黄丝带,黄布条,还栽植黄色边的香蒲草,等等,可见人家是有丰厚文化底蕴的.走过无数条美国的道路,黄丝带或任何黄色的带状物都是铺天盖
地, 人家犯人有周日星期天, 有美式足球每天玩,探亲了什么的, 对那些黄布条, 以及黄色不得不很敬意。
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爆发,当时美国的共和党就鼓励人民用系上「黄丝带」来表示对人质的怀念。除了「伊朗人质危机」之外,八十年代中期,里根全力炒作
越南仍有美军俘虏这个话题,也再度发起「黄丝带运动」。系上黄丝带代表的是对人质或下落不明俘虏的一种关怀与支持。这种以「黄丝带」表示对下落不明者的关
怀,随着美国文化的全球化而扩散,白晓燕案在尸体尚未寻获前,就有许多人系上黄丝带。

911事件发生后,也有许多人配戴黄丝带。到了SARS期间,也有发起过黄丝带运动,当时代表的意思则是「接纳、关怀与协助」。

以上載自互聯網

------------

以下我整理幾件因為媒體及要求廢除內安法令而引起的黃絲帶運動。

2001年為了抗議馬華公會及星洲媒體集團掌舵人張曉卿聯手、憑藉政治勢力強行入主南洋商報這家歷史悠久、曾經是全國規模最大的中文報業集團,許多評論人領銜發動「罷寫運動」,加上「反收購」,一直過渡到如今的「反壟斷」和「黃絲帶 」運動。這也為馬來西亞報業史留下一段「黃絲帶運動」的記錄。

2008年9月12日晚上警方援引內安法令逮捕陳雲清後,在新聞界引起轟動,一批新聞從業員就在13日凌晨發動黑衣黃絲帶運動聲援陳雲清,要求政府立即放人。新聞從業員之間也流傳著“不放人,不罷休”的手機短訊,號召新聞從業員從13日起穿黑衣及佩戴黃絲帶上班。這就是要求廢除內安法令及要求放人的其中一個運動。

 

[新聞]聲援被扣者‧綁黃絲帶抵制內安令

 

(雪蘭莪‧巴生)行動黨哥打阿南沙支部週六(12日)發起“綁黃絲帶”運動,希望全國人民能積極響應,一同站起來抵制不人道的內安法令。

行動黨支部主席兼巴生市議員林立選表示,該黨高層於3月8日的大選中,“走險棋”委派在內安法令下被扣的瑪諾哈然上陣哥打阿南沙選區,為的就是要選民齊抵制不人道的內安法令,從選票看出選民的心意,支持與否。

他說,然而,選舉結果顯示,當地有超過1萬3000人的選民反對內安法令,儘管國陣政府已接收到此項危險訊息,但國陣今仍以內安法令展開逮捕行動,扣查部落客拉惹柏特拉、雪州高級行政議員郭素沁及《星洲日報》檳城辦事處高級記者陳雲清。

他週六召開新聞發佈會時指出,國陣政府此舉,尤其逮捕新聞媒體工作者,已嚴重侮辱媒體的專業。

“希望全國人民,無論是腳踏車或甚至是汽車等,都應綁上黃絲帶,一起響應這項反對內安法令的運動,聲援所有的被扣者。”

李富豪:不能未審先捉
犯法者應控上庭

同時,行動黨巴生市議員鄭文福的助理李富豪指出,若一個人真有犯法,政府應將有關人士控上法庭,而不是援引內安法令,在未經審訊過程之前,逮捕有關人士。

“看來國陣這次,似乎在向國人展示他們操縱國家行政和法律,這足以證明我國的司法根本不獨立,全民應一起來抵制內安法令。”

他說,國陣逮捕記者的做法,顯得非常不尊重媒體,希望媒體勿因此事而被嚇到,應藉機向出版法令和種種打壓言論自由的惡法宣戰,惟這也是一個改革的良機。

潘儒健:反對內安令
馬華民政與民聯同在

另一方面,行動黨雙溪檳榔支部主席潘儒健也說,國陣成員黨包括馬華和民政等,在這次的大逮捕行動事件後,應與民聯站同一陣線,一起響應反對內安法令運動。出席者包括行動黨雙溪檳榔支部秘書王玉薇。

星洲日報:雪隆版 (2008-09-14)

 

[東方]真的只能这样当官吗?

 




 孔老夫子一生除了重视“礼”,其中一个为人重视之名言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谓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其大意是说,君应尽为君之道,臣应尽为臣之道,父应尽为父之道,子应尽为子之道。而就其表面之意而言,即你在社会上搬演着什么角色就要先做好你应做的事。否则君不君则臣不臣,父不父则子不子,这岂不是天下大乱,任何的论理及礼仪又要如何的施行?

 

当然若就以上所说为“正”,则不难在我国的政坛上看到,不管是在朝在野的政治人物都把这演译得很好。在朝的政府中,那些做官的大爷们,带着一个“尊敬”的头衔及那二个口的“官”职,就摆着自己是“臣”,应有臣的威。这也就如一些官爷的名言:“大官做大事,小官做小事,没有你的事,请你乖乖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这就是所谓的官场文化,一定马虎不得,要不然您又会被人家说穿起龙袍不像太子。何苦啊!

 

再者,按以上君臣的理论,每一个人出生后,其社会地位就已自然形成,并且终生不得逾越,否则便是不仁非礼,甚至是犯上作乱。”这就与目前我们大马某些人所强调的“血统论”、“种族论”画上了一个小小的等号。也因为如此才会出现一个小小的区部的主席,都可以站出来大大声的说,”我们的族群是土地王子,而你们这些外来的人只是寄居的,这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让你们在这里住,所以你们还要谈什么的平等?”若没有“君”的默许,怎得此“臣”的大言?

 

以上二个例子足以证明,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道理是放诸四海皆准,一些刚上任的官爷们啊,您们可要好好的向有经验的官爷们学学,因为这个“礼”,不是这些刚刚上任的官爷们所能了解,就如最近雪州有官员提出的论点:“掌握好您的职责权限,弄清楚谁人是由您差遣使唤,您又受哪个官爷管辖。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对下属那一套“礼”,是跟侍候上司那一套“礼”是全然不同的。”看来只有这些老经验的人民代议士才真的会做官。

 

由此可见,不管是在朝在野,不管是新官或是老官,都要好好的学习这滞留在表面解释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礼”。那些满腔热血,有理想,想改革的青年们啊,你又何苦呢?还有我们这些非土地王子的子民啊,你就别想你们的领袖会做出什么事来,因为他们可都是深受这五千年文化薰陶的那一批人,他们知道自己是“子”,所以永远会搬演着“子”的角色。

 

最后总结一句,那就是“人民政府真的不好当!”

本文刊於 東方日報-東方名家 2008-09-13

(此篇是未修改版本,東方日報是已修正版本)

 

 

[東方]楊善勇應擔任鄭名烈顧問

 

我和鄭名烈不熟,要說關係充其量是個同鄉,要扯得更遠些則是同樣曾到台灣留學,真要講點蕃薯籐的關係,那只有大家都是福建永春籍。

說到我和楊善勇的關係呢,我算是他的讀者,追看了他好幾年以來的文章,也見過面但不知他記得否。更要拗的話,大家都是大馬華人,儘管他是海南人,我不是他的「蘇己郎」(海南話」自己人」)。

鄭名烈和楊善勇都是批判性很強的時評作者,兩者都直率的筆鋒深得許多讀者喜愛。曾經我愛看楊善勇的文章多一點,因為他很會引經據典且很會挖資料。出
道較鄭名烈早很多的楊善勇如同私人偵探福爾摩斯,經常把別人前後矛盾的言辭找出對比,讓世人得知真相。而鄭名烈評論的角度不比楊善勇犀利,但優點是不拐彎
抹角,直直的一刀就切下。鄭名烈的另一個優勢應是用口的批判,近來常在電子媒體的曝光。反之,楊善勇不選擇出現在評論節目上。

鄭名烈最近當了官(巴生非政府組織代表的市議員)之後,似乎楊善勇對其的寄望很高,鄭名烈最近幾篇文章都被楊善勇拿來「唱」及加以指導。近年來,楊
善勇的文筆給我的感覺似乎充滿了些酸氣。鄭名烈不是第一個遭殃者。人家當官,楊善勇不當官本來是兩碼子事,但是似乎楊善勇對當官的總是有點意見,不知是民
盟政府當初沒事先問過可不可以委任同是評論人出任市議員,而讓楊善勇大感不快?楊善勇在《小辣椒》雜誌對馬華公會的批判火力十足,在308之後卻又似乎對
民盟特別有意見。

當然,做為一個知識份子,獨立批判精神是非常重要的。不過,近來鄭名烈當九品芝麻官之後,或許是因為行動黨的推薦,因而屢屢遭到楊善勇為文嘲諷,不
免讓旁人揣測是不是鄭名烈還是行動黨踩到楊善勇的尾巴,讓楊善勇大感不悅,一有機會就不忘對兩者冷嘲災諷。至於到底鄭名烈什麼事開罪了楊善勇,或許只有他
們兩人才知道。

我想說句不是要偏坦某一方的公道話,那就是寫文章除了批判,還要有點建設性。不要因人某種因素所造成的心理不平衡發洩在文章上。文人的通病是自鳴清
高。如果仗著名氣大有版位,就在文章上胡作非為,不免讓人懷疑作者是在混稿費。更或者受不了生活苦悶,只能借支筆轉移轉移,那個倒霉的評論人應該不是踩到
誰的尾巴,只是不幸被另一評論人拿來開刀,藉以宣戰切磋,看看誰是「王」者。

楊善勇滿腹經綸,學富五車,照道理是個不可多得的謀士,念在曾是同道中人,應當對鄭名烈拔刀相助,出任鄭名烈的顧問,給他「點指江山」,這也是功德
一件。而鄭名烈若可以三顧茅廬請得楊謀士共同打拼,把理論變成實務,把批評變成施政,我想這不只是巴生市議會或是吉膽島民的福氣,也是我們馬來西亞人的驕
傲,因為這足以證明我國的評論家不只是停留在講而已。



2008年9月3日

作者 – 李富豪

本文刊於 東方日報-東方名家

(圖片來自: www.pulauketa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