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終認出家人‧“睡美人”回家了

 


終認出家人‧“睡美人”回家了


(雪蘭莪‧巴生)不知何故出現在工業區的“睡美人”林淑鈿,週二(5月5日)終於認出家人,並由家人接回家。

她的家人答應帶她回家後,會好好的照顧她,不會再讓她出事。不過,林淑鈿卻記不起,自己週一(5月4日)為何認不出家人。

應該買什麼類型的保險?怎樣才能獲得保險理賠?寫下您的保險問題,們都將為您解答。

週一晚上曾三度上門要帶走淑鈿的婦林秀霞(45歲),身份獲得確認後,被允許將女兒帶回家。

充當“臨時監護人”的行動黨巴生市議員林立選,週二也前往警察局銷案,並允許林秀霞把女兒帶回家。

失蹤前舉止正常

林秀霞說,自淑鈿失蹤後,她到處找不到女兒傷心流淚,而週一晚上雖獲知女兒被收留在美門殘障中心,卻無法帶她回家,令她感到沮喪,還好女兒最後把她給認出來。

她說,女兒在失蹤前舉止正常,不知失蹤期間發生過甚麼事,以致她神志不清,不過,最重要的是她現在能平安回來。

“事發當天,淑鈿可能是因被父親責罵,而穿著睡衣離家出走,答應今後會好好照顧女兒,不再讓女兒出事。”

林秀霞週二在另一名15歲的女兒陪同下,前往巴生中央醫院,帶走林淑鈿,並感謝林立選等人的協助。

身穿睡衣流落工業區

林淑鈿(22歲)週一清晨約7時,被人發現身穿睡衣及摟著抱枕在巴生北港“台灣村”工業區一帶的馬路游盪,她情緒不穩定和眼神呆滯,還不時獨自摀嘴笑,並自稱是遭人載來丟棄在工業區,但又記不起事發過程。

過後,剛好在台灣村工作的行動黨巴生國會聯委會秘書李富豪接獲工友投報後,轉向林立選求助,並在報警和送往診所檢察身體後,送入巴生美門殘障中心暫居。

林淑鈿被遺棄工業區的新聞夜報出街後,林秀霞連夜三度上門要帶走淑鈿,不過林立選當時因林秀霞出示的“證據”不足和說詞前後矛盾,因此拒絕讓她把淑鈿帶走。

星洲日報‧2009.05.06

 

[新聞]神情恍惚抱枕不離手‧“睡美人”流落工業區

 


神情恍惚抱枕不離手‧“睡美人”流落工業區


(雪蘭莪‧巴生)一名身穿睡衣和抱枕不離手的少,今日(週一,5月4日)清晨被發現在北港工業區徘徊;神情恍惚的她自稱遭人丟棄,卻無法清楚說明來歷。

由於穿著睡衣且長相清秀,這名少女因此被發現她的民眾稱為“睡美人”。她是於清晨7時許在巴生北港“台灣村”工業區一帶的路邊被發現。

少女自稱是林淑鈿

少女向媒體自稱是林淑鈿,出生於1987年10月3日,畢業自“隆橋中學”。詢及雙親名字時,她以紙張寫出林宗標和林佩蓮2個名字,但沒有人知道她所提供的資料是否屬實。

行動黨巴生國會聯委會秘書李富豪剛好在台灣村工作,他在接獲工友的投報後立刻向巴生市議員林立選求助。他們帶同林淑鈿前往報警和驗身後,隨即把她送入巴生美門殘障中心。

李富豪指出,他曾詢問林淑鈿為何會出現在工業區,對方一度透露因為想要“自由”和“家”,過後卻又說是被人載到這裡丟棄,對他的詢問始終無法作出具體回應。

這名少女身上有3樣物品,她聲稱這些都是她的寶貝,包括一串鑰匙、一個可口可樂鑰匙圈及一道護身符。

她被送到美門殘障中心時,馬上與那裡的人成一片,還會捉弄新朋友,例如刻意提供錯誤的住家電話號碼、表示自己是搭飛機到工業區等,還笑指自己穿睡衣很美麗。

由於擔心這名少女曾受過重創,因此林立選促請她的家人見報後馬上聯絡他(016-3808493)或李富豪(017-6099369)。

暫住美門直到找到家人

巴生市議員林立選將充當“睡美人”林淑鈿的臨時監護人,讓她暫時居住在美門殘障中心,避免受到傷害。

林立選指出,大家雖然都不知道林淑鈿曾發生了甚麼事,但從她的行為舉止可見她曾經歷了一場重創,因此需要受到保護。

“她曾透露要出來找‘家´,而相信美門可給她一個家的感覺。我們看得出她很喜歡這裡,因此會讓她暫時住在美門,並由專人照顧,直到找到她的家人為止。”

林立選說,他不會輕易讓人帶走林淑鈿,除非有人可以出示證據證明是林淑鈿的家人。

另外,巴生美門殘障中心總務黃慧蓉前來瞭解林淑鈿的情況,過後親自帶她到診所驗身,並表示會好好照顧她。

母親欠強力證件領不回
“睡美人”暫留美門中心

“睡美人”林淑鈿被發現在工業區徘徊的新聞在夜報見報後,一名自稱為這名少女母親的婦女現身欲跟她相認,但由於無法出示有力證據證明2人的關係,因此這名少女的臨時監護人,拒絕讓她帶走少女。

這名現年45歲的婦女林秀霞表示,她在上午11時獲悉女兒失蹤後便四處找尋,直到晚上7時許一名相熟德士司機告知,才知道女兒失蹤的消息已見報。

帶來護照仍不足夠

林秀霞聲稱,林淑鈿在吉隆坡一間衣服批發店工作,平時與15歲的妹妹一起居住在沙叻秀,而林秀霞本身則在班達馬蘭巴剎擺地攤做生意。

她週一(5月4日)晚上7時許趕到收留林淑鈿的美門殘障中心,但因為沒有攜帶證件力證2人的關係,因此表示要折返吉隆坡拿取女兒的證件。然而,不到15分鐘,林秀霞就帶著林淑鈿的護照回到美門中心。

由於護照不足以證明2人的母女關係,因此林秀霞再次離開,然後把一名自稱為林淑鈿妹妹的小女生帶來,希望她能說服林淑鈿回家。

“妹妹”也來勸說回家

三度來到美門中心後,林淑鈿依然抗拒跟隨林秀霞回家。林秀霞一度欲強硬把林淑鈿帶走,小女生更放話:“我週一一定要帶姐姐回家”,但她們的行動遭到眾人阻止。

身為林淑鈿臨時監護人的巴生市議員林立選表示,由於林秀霞無法力證與林淑鈿的母女關係,且林淑鈿拒絕隨同她回家,所以林淑鈿週一晚上仍會暫時留宿美門中心。

林立選將在週二(5月5日)帶同林淑鈿前往巴生中央醫院進行體檢,過後再作打算。

星洲日報‧2009.05.04



 

[新聞]伸縮片脫落變陷阱‧天橋失修2人撞洞受傷

 
伸縮片脫落變陷阱‧天橋失修2人撞洞受傷
 2009-05-02

(雪蘭莪.巴生)巴生港口軍營路高架天橋(北港往西港)整片“伸縮片”週四(4月30日)晚上突然脫落,導致兩名騎士受傷!

駕駛人士表示,這座高架天橋(北港往西港)上的大部份伸縮接縫,均是年久失修,出現螺絲鬆脫,伸縮片脫落,現出大洞的情況。

而週四晚上就發生意外,兩名騎士途經其中一個“險境”時,雙雙因撞及大洞而車毀人傷,其中一人目前還在醫院接受治療。
據瞭解,上述兩名受害者居住在東方花園,一起在北港的一間工廠工作,他們是在事發當晚9時30分下班後,分乘兩輛電單車結伴返家,並在途經有關高架天橋時,因天色昏暗,又沒有路燈照明下,一時不慎撞及因伸縮片脫落而現出的大洞。

慕都:友人傷勢較嚴重

其中一名受害者慕都甘拉任(20歲)說,事發時,他的朋友法依茲騎在他前方,所以當他看見朋友撞倒後,他因已來不及閃避,而面對同樣下場。

他說,其友人傷勢較嚴重,目前還在醫院接受治療,而他主要是左手和右腳被擦傷。
沒裝路燈路面糟糕

他的父親拉津勒也伸訴從北港往西港的整條高架天橋,都沒裝設路燈,且路面狀況又非常糟糕,大部份的伸縮接縫因失修現危機外,還窟窿處處,這種種問題已嚴重危及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螺絲久後會生鏽鬆脫
李富豪:須定時檢驗維修

行動黨巴生聯委會秘書李富豪說,實際上,他在事發當天下午2時許就發現有關大洞,他即刻撥電向巴生公共工程局投訴,但遺憾的是當局未第一時間進行修補,而是在意外發生後,約晚上11時才展開維修工程。

他週五(5月1日)早上前往視查已進行修補的伸縮接縫時說,經他們瞭解,發現有關高架天橋的許多伸縮接縫都已過維修期,據他瞭解,由於伸縮片都是塑膠製成品,所以必須進行定檢和維修,而螺絲久後也會生鏽鬆脫。

他同時吁請道路使用者在途經上述高架天橋時提高警愓,尤其在經過伸縮接縫時,最好放緩車速。

查爾斯將工程部長反映

另一方面,巴生市議員阿布說,他曾多次向公共工程局反映上述問題,包括安裝路燈、修補路洞與伸縮接縫等,但當局均以沒有財政預算作為回應。

他說,針對這點,他已向巴生國會議員查爾斯投訴,而後者表示將會直接向工程部長拿督沙茲曼反映。
其他出席者包括巴生港口大路支會主席吳國民、副主席黃玉成等。


星洲日報/大都會 2009.05.01
http://search.sinchew-i.com/node/326501

——————————–

年久失修螺絲鬆脫‧高橋藏殺機2人撞洞重傷
2009-05-01 

右起李富豪、吳國民、黃天成與阿布視察已進行修補的伸縮接縫。(圖:光明日報)


(雪蘭莪.巴生)由於巴生港口軍營路高架天橋(北港往西港)上的大部份伸縮接縫,均是年久失修,以致輕者螺絲鬆脫,重者整張伸縮片脫落,現出大洞,處處暗藏“殺機”,而週四(4月30日)晚就險釀悲劇,兩名騎士途經其中一個“險境”時,雙雙因撞及大洞而車毀人傷,其中一人目前還在醫院接受治療。

上述兩名受害者居住在東方花園,一起在北港的一間工廠工作,他們是在週四晚上9點半放工後,分乘兩輛摩多結伴返家,並在途經有關高架天橋時,因天色昏暗,又沒有路燈照明下,一時不慎撞及因伸縮片脫落而現出的大洞。
威脅使用者安全

其中一名受害者慕都甘拉任(20歲)說,事發時,他的朋友法依茲騎在他前方,所以當他看見朋友撞倒後,他已來不及閃避,而面對同樣下場。

他說,其友人傷勢較嚴重,臉部受到很大撞傷,目前還在醫院接受治療,而他主要是左手和右腳被擦傷。

他的父親拉津勒也申訴從北港往西港的整條高架天橋都沒裝設路燈,且路面狀況又非常糟糕,大部份的伸縮接縫因失修現危機外,還窟窿處處,這種種問題已嚴重危及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此外,行動黨巴生聯委會秘書李富豪說,實際上,他在週四下午2點多發現有關大洞,並即刻撥電向巴生公共工程局投訴,遺憾的是,當局未第一時間進行修補,而是在意外發生後,約晚上11點才施工。

他藉此機會吁請有關當局正視人民的投訴,而非等至意外發生,才亡羊補牢。

他說,經他們視查,發現有關高架天橋的許多伸縮接縫都已過維修期,據他瞭解,由於伸縮片都是塑膠製成品,所以必須進行定檢和維修,而螺絲年久後也會生鏽鬆脫。

促正視人民投訴

他同時吁請道路使用者在途經上述高架天橋時提高警愓,尤其在經過伸縮接縫時,最好放緩車速。

另一方面,巴生市議員阿布說,他曾多次向公共工程局反映上述問題,包括安裝路燈、修補路洞與伸縮接縫等,但當局均以沒有預算作為回應。

他說,針對這點,他已向巴生國會議員查爾斯投訴,而後者表示將會直接向工部長拿督沙茲曼反映。

光明日報‧2009.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