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指臨時取消晚宴准證涉濫權‧行動黨決起訴警方

 


指臨時取消晚宴准證涉濫權‧行動黨決起訴警方

(雪蘭莪‧巴生)行動黨決定在本週四採取法律行動,對付臨時取消43週年籌款晚宴准證的警方。

巴生區國會議員查爾斯今日(週二,6月23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行動黨中央委員會週一(6月22日)晚上開會決定,於週四入稟法庭起訴警方。

他也已經向國會下議院提呈動議,要求議長批准讓國會辯論警方這次的行動。

他要求首相改革警隊,包括修改1967年警察法令,確保警方中立及廢除警察法令27條文以維護人權,並立即成立警察投訴及違例行為獨立委員會(IPCMC),對付濫權的警員。

查爾斯指出,上週日由巴生行動黨國會聯委會舉辦的43週年籌款晚宴,原本已經獲得警方批准,警方卻在上週五下午3時30分臨時取消准證。

他說,取消准證是全國總警長下達的命令,這個臨時決定無疑破壞巴生人民代議士與雪州警方向來的良好關係。

此外,他指出,雪州大臣是雪州安全理事會的主席,卡立在上週日早上表示晚宴可照常進行,警方卻以牽強理由企圖阻擾晚宴。

鄭文福:取消准證理由牽強

另外,巴生市議員鄭文福表示,雖然警方上週日大陣仗欲阻擾晚宴進行,可是民眾還是無懼出席,所以警方以安全理由取消晚宴准證實在牽強。

星洲日報‧2009.06.23

 

[新聞]巴生警方取消准證搬音響‧行動黨週年宴變“無聲宴”

 



巴生警方取消准證搬音響‧行動黨週年宴變“無聲宴”

(雪蘭莪‧巴生)巴生民主行動黨國會聯委會43週年籌款晚宴籌備就緒,惟突然“生變”,警方臨時取消准證,使原定於週日(6月21日)晚上舉行的3000人宴會一度喊停!

不過,雪州行動黨最終堅持冒著被對付的風險,宣佈照樣進行“無聲晚宴”。

想要有一張漂亮的臉蛋,這11個去痘妙方你一定要知道!

據瞭解,警方是在最後一分鐘,才通知主辦單位晚宴准證已被取消。

鎮暴隊水炮車駐守

據悉,警方在下午4時許出動7輛鎮暴車、2輛水炮車及大批警員駐守、包圍晚宴會場,即巴生區國會議員服務中心樓下的空地,禁止任何人入場,以致大批已購票的民聯支持者,只能站在路邊空等,怨聲四起。

警方在傍晚6時許,以“擔心有人破壞音響”為理由,搬走大會音響器材,令工作人員不知所措。

雪行動黨堅持晚宴照開

巴生警區主任莫哈末助理總監週日晚上受詢時表示,臨時取消准證是“上頭”的指示,即主辦單位不可舉辦晚宴,若有人違反指示,警方將援引警察法令第27非法聚會條文,對付有關人士。

不過,雪州行動黨於晚上8時,堅持進行晚宴,讓民聯支持者能有機會一起共同聚餐。

林吉祥:政壇最大羞恥

受邀的嘉賓之一,即民主行動黨顧問林吉祥表示,這是有史以來,大馬政壇的最大羞恥和震驚,就好比世界首宗政治A(“H”1“N”1)型流感,有損國譽。

不認為這次的宴會會涉及任何安全問題,而且行動黨43年來舉辦超過上千次的宴會,皆依據程序申請准證,在和平的氣氛下進行宴會,惟這次警方卻有這種出人意表的決定。”

他說,希山慕丁早前有意提昇皇家警察部隊素質,包括廉潔、有效率及專業,以減少罪案發生;可這次警方的行動卻背道而馳。若政治人物無法與支持者見面、聚餐,可見在大馬連最基本的人權自由都遭剝削了。

他也譏諷,該黨這次舉辦晚宴的地點,即巴瑤丁宜(Bayu Tinggi),又不是遭恐怖份子襲擊,警方沒有必要這麼“大陣仗”。

劉天球:雪大臣亦認不合理

行動黨雪州行政議員兼班達馬蘭區州議員劉天球表示,警方是以安全為理,最後一分鐘阻止宴會進行,而巴生區國會議員在接獲消息後,第一時間向領導雪州安全理事會的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反映問題,卡立認為辦宴會其實不成問題。

“雪州安全問題,不只是警方的責任,也是州政府的共同責任。”

星洲日報‧2009.06.22




註: 本人就站在歐陽捍華的旁邊, 可是沒有攝入!